2017年12月

 

2017年12月

来广营桥上的早高峰,就着浓浓的霾,依旧像开了锅的饺子,密密麻麻。前面一辆“京 Y”的长城汽车,不紧不慢的开着,时速勉强能到 15,右边的大卡车想从应急车道并进来,没理会,贴着它往前挤。臻园被北京城建的工地挡了个严实,开了许久,才露出个头,终于下了桥。

中石油依旧卖力的推销着他们的燃油宝,排气筒摸一把:“卧槽,这么多灰,哥,积碳严重啊,咱这车该加点料了,现在促销,一瓶才 60,来一瓶吧,能开发票。” 我没摇上窗,说了好多遍的 “谢谢不用了”。等加满油,小伙计使劲再按了按加油枪,自顾自的凑了个整。转身忘记我的脸。隔周再去,又原样来一遍。“哥,咱这排气筒太黑了,你看我手指,来一瓶吧,能开发票。” 屡次三番,絮絮叨叨,也就换了中石化。那离着昆泰的停车场不远,下班回去拿车,总是时不时的被塞一些小卡片,没电话,丰乳肥臀,玩的全都是二维码。最早那张是塑料的,完全没见过的样式,特别时髦。再后来,给我降低标准,成了纸质的,卡片上的姑娘也越来越没有新花样,就不再收着,拉开车门前,特别没素质的扔在地上。再过些时日,也就不再给我。不由得感慨,丫真不会思考,获客方式太单一,车上明明留了电话号码,还总是发卡片。主动打个电话,能不能开发票说清楚嘛。

下个月就没机会了,缘由是又抽奖中了车位,那天永恒出了 700,我仗着自己工号靠前,只出了 650,他祝我好运,我跟他吹嘘过往,看着吧,650 竞价失败,然后我还会再来一次 300 中签。果然一语成谶,回想起那句,射手座都是靠运气活着。一阵唏嘘,隔了那么久,都快忘记那份心情了吧。永恒是水瓶座,水瓶座运气始终不如我。买彩票通常靠砸钱。他买十块没中的那次,我买六块中了十块。遇到我之前,股票买什么赚什么。遇到我之后,买了我的哈投股份,从此陷入泥潭。好在射手月就要过去了,我的运势开始衰减,股票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

微信越来越普及,家里的老爷子们,都还记得我生日,提醒姑姑别忘了。不承想,被小一辈乱了规矩,害的我爹出面解释,“阳历已庆”。其实只是找个理由,提前给自己买礼物而已。然而北京的物流,最近一通整顿,送货奇慢无比。还是在农历那天,才给送到。也算开心。拿到手就塞了一堆漫画进去。15 天没退货,又赠了张电子书券,总算买了些正经书。挤压了大量王者荣耀的时间。也确实没法打,在家敢开手机玩游戏,女儿准往前凑,买装备,放技能,比我还开心。拗不过,只得给她开一局人机,再不济也要看场 KPL 联赛,其实她更爱看的是“宝宝玩具”或者“奇兵神犬”,也只有这个时间段,我能安安静静的打打排位。

年会那天,桌上两位市场的同事,热闹的紧。觥筹交错之间,个个都红了脸。我默默端着手中的芒果汁,来一个,闷一口,毫不含糊。喝的多了,也往角落里一躲,图个清静。刚好车昊端着酒找过来,拍了张合影。我、永恒、车昊。车昊的酒杯放在我面前,我笑的张大了嘴,给 jay 发过去,他不明真相的回了句 very nice ,大黄黄倒是眼尖,一桌子人一瓶啤酒,一口没喝,猜的到。啊哈哈哈哈哈。你们不用怕死了,死亡只是肉体消失,只要不被遗忘,还能活好久好久。《寻梦环游记》说的。

卡坦岛和大富翁,转变成了方格游戏和拯救企鹅。偶尔让她输一盘,不能输太多,哄孩子哪有那么容易。打滚嚷嚷 “我不服、我不服” 的那个人,通常都是我。于是兴趣盎然的再来一盘。她耐心很好。妈妈去听小学的招生说明会,她跟我在家,能玩一上午。生日那天,在我胳膊上咬了个手表,画完表带,又在自己胳膊上咬了个一样的。我俩带着两块手表,去给我做蛋糕。没有选她喜欢的卡通人物,挑了个「爸」的图案。她长高了。坚持每天练跆拳道,拿了三块奖章。游泳拿到了段位最高的小鲨鱼奖状。想起女儿,天会变的蓝一点。

至于我,又口腔溃疡了。刚开始疼的时候,心里想,最多一周,又是一条好汉。然而左边不疼了,右边又坏了一块。一周接一周的疼下去。疼到了月底。心中总有对未来一年的盼头,心中也知道,盼头终究是盼头。疼就疼着吧,慢慢就习惯了。当我说“未来”的时候,我刚一念它,就成了过去。

崔凯博客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ck web design | TOP 顶部
Copyright © 崔凯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58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