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

终于开始修车了。
早上问了句进度,收到张照片,三个技师围着我的碎片车正在忙活。
趁着好心情,记录下这个月的电视剧。

嗯,本来说拍个电影的,结果拍成了电视剧。

先是女儿的学校问题。
升班升到了芭学园的彩虹园,本来在芭学园已经三年了,各方面都很信任。
结果上了一周的课,脸上长了很多红疹子。
想到她小时候就起过湿疹,加上又是换季,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8月28日,园长突然召开家长会,说彩虹园是违章建筑,要限期拆除。
大孩子要搬回去跟小宝宝们挤在一起,人均室内面积降到三平米。
于是家长们建了个微信群,初衷是一起想办法的。
结果群里讨论起红疹子来,发现有不少孩子都有类似的症状。
追问下去,园里在八月刚刚做了装修,新铺了地板。
没!有!通!知!我!们!
就!开!学!了!
好吧,不用讨论怎么办了,直接换学校。

9月1日、9月2日,参观幼儿园。
9月3日 缴费。
9月5日 入学新幼儿园。

第一天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让我十分怀疑自己判断的正确性。
回家一问,哭的理由特别的诡异,说是新幼儿园的老师不好看……
行,闺女,你这情商特别随爹。
只要不被穿小鞋,我就谢天谢地了。

在今天倒回去往回看,这个选择还挺好的。
不同的幼儿园有不同的规则。
从前只是玩,现在每天回了家都认认真真的写作业。
带着我抄了两遍千字文。她很喜欢,我也很喜欢。
背文章的时候,特别的嘚瑟。还回了趟芭学园客座,教小宝宝们。

最期盼的是新学校的轮滑课,上课玩,回到家也玩。
可惜有一天忘记带鞋,女儿可怜巴巴的让老师打个电话给妈妈,妈妈十分钟就能送回来。
然而老师并没有给打,或许是为了给个教训吧???

办完孩子的事,9月6日,晚上,接到个电话。
“你好,我是美团 HR,你还在公司吗?”
“啊?我犯什么事了吗?”

其实我不想去办的,主要是这次积分落户,学历的身份证号码用的旧号码,学历没给分。就算 HR 帮我加上这几分,还差的远。结果架不住叨叨,第二天还是跟着 HR 去跑了一趟。原本要来总部打印银行流水,结果银行的人,拿着机器打了一下,机器冒烟了。于是带着我们跑了趟银行,享受了一把金葵花待遇。再然后,又去了趟税务局。那天气色很好,特别蓝,白云飘飘摇摇的。来回大概开了三个多小时。

那天是9月7日,下班的时候收了条公众号消息,说是送我一张彩票。
我读了几秒钟消息,截图保存了这张彩票兑换券,心想有时间再看看怎么兑换。
保存截图的时间是 19点15分。
上车,蹿到京承高速上,开始起飞。
大概飞了四公里,快到黄港桥的左侧快速路上,突然出现一辆刹停的奔驰。
嗯,我是 Duang 了一声之后,在车上摸了半天眼镜,下了车才看清的。
那一瞬间,后面又撞了三辆。
下车拍照的时间是 19点38分。
真是一张大彩票。

天特别冷。
我爬到隔离带里面,颤颤巍巍的,有点抖。
我的车滴滴哒哒的往外漏液体。
我有点害怕。
爬出去看了一眼,前车司机说,可能是玻璃水。
心中稍定,又爬回来。

后车问我报警了吗?我说没有,只打了保险公司电话。
于是赶紧报警。

很快,来了个邯郸的小哥哥,穿着带反光条的衣服。
听说我没有买车损险,就留在我这了。
加微信,帮忙叫拖车,联系修理厂,井井有条。
他一边安慰我,说,没事,能修好,一两万就搞定了。
一边安慰三者车,说,没事,交通费什么的,让修理厂给出了,都能报。
再转过头来,教我怎么去投诉宝马的安全气囊没弹出来,让我去索赔。
忙里忙外,口吐莲花,天花乱坠。
我只是冷,完全没心思讲话,说了一句,前车急刹车,然后被开了 200 的罚单。
理由是没保持车距。越发不想说话,爱怎样怎样吧。全责就全责。一两万就一两万。

不一会,4S 店也来了个小伙子,人保帮我通知的。
看到我身边围绕着好几个彪形大汉,就撂下一句,没保险就去他们那修吧。
然后他们散了一圈烟,大汉说,你的车估计三万能搞定,你先回家吧。
我交了 700 块的拖车费,坐着修理厂的车,回了家。

9月8日是个周六。
没来得及吃饭,坐了一小时的公交,到那有点晕车。
大汉还没起床,边等待边充电边跟店员唠嗑。
店员也是个大汉,蠢萌蠢萌的。
跟我讲,怎么坑三者车,不给人家交通费。
怎么凑合修修,完事出去撞个大车,伪造一起新事故重新修。
越说越没谱。

办手续的时候,我一边签字一边问大概多少钱。
大汉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说,至少五万吧,要拆开了才能知道。
蠢萌说,没有七八万下不来。
我赶紧夺回刚才签字的文件,仔细辨认。那行草书写的是「同意拆解后报价」
算了算了,修不起,准备撤。

大汉说你等会,我叫个人。
带我进了经理的房间。
经理特别像吴秀波。
于是秀波在中间,两边好些个大汉,开始听演讲。
秀波说他在国外读了那么多年书,就是因为爱修车,才加入了这个行业。
修车不图钱,这是一份情怀,只为了交朋友。
滔滔不绝,一个多小时。

其实已经心动了,修就修吧。秀波都说尽量帮我控制在五万左右了。
也许不会坑我吧。都谈了这么久的感情了。

犯贱,想用金钱验证一下友谊。
问了句,如果我走的话,昨晚的停车费怎么算?
内心其实已经想好了,不坑人就在这修。

秀波安静了几秒,让大汉去问问,走的话怎么收费。
大汉出去了,秀波继续劝我留下。
大汉出去了很久。
回来跟我说,一千。
嗯,可以的。
秀波去接电话了。

我说太贵。
大汉问我,你想出多少?
我说 200,大汉又转身出去,这次很快告诉我,200 可以。
于是我跟着大汉的小弟去交钱。
走路走到一半,秀波把缴费单拦下。
挂了电话,继续谈感情。
秀波说我人很实在,理科男,一见如故。
不用交停车费了。
他说他跟老板打了招呼,说我是他亲戚,拆解费也不用交。
拆完给我一个报价,我能接受就修,不能接受再拉走。

我特别高兴。
不用交停车费了是吧。
那我开走了昂。
秀波估计真没见过我这号的。
尴尬的一转话锋,说大汉跟他不是一个部门,放不走我。

交钱。
叫拖车。
保安拿着出门条,又去找秀波确认。秀波点了头。
终于拖了出去。
起步价 200,拖了 4 公里,才 240 块。

交完车,心中仍是忐忑。
尤其是从店里出来后,才接了个电话,说,拆完不修,要 10% 的拆解费。
拆吧拆吧,信任信任。
我一脸的疲惫,提前赔了三者车 1500 的交通费。自己走回了公司。
那个时间是下午 2 点多,叫了个土豆丝,叫了个西红柿鸡蛋。安慰自己。
公司还有人在加班,是个平常很少说话的同事。
我说我要蹭个车。
跟他叨叨了一路,总算有人说个话。

其实出事的时候,特别容易鉴定情商。
有一类说:都撞烂了,人没事就好。
有一类说:你傻吧,怎么不买车险。

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报价。
也就一直惴惴不安。
偏偏这个月部门也有大调整。
老板换了。组织架构换了。
我的工作内容也换了。

前老板又拉着我和随机,再吃了一顿饭,这次只有我们仨。
祭奠了一下我的车、我们的峥嵘岁月。
紧接着就开始写各种整合的方案,各种汇报。

准备合并一个前端组。
搭顺风车的时候,司机问我,你们前端和后端怎么约定 api 的?
我一愣。
宝宝还什么都不知道呀。怎么坐个车都这么艰难。
沉吟了两秒,反问回去,你们呢?

这些天,把各种共享单车也试了个遍。
不是我主动要试的。
早高峰从「望京东站」下车,只能凭运气。
捡不到单车,就只能捡电动车。

还捡了一次公司的共享汽车。
交完押金,刷完发现没钥匙,PM 亲自跑下楼给送了过来。
我想我是第一批在北京测试的吧。
毕竟 App 里都写着:测试用车,雨天出行,注意安全。
然而并没有下雨。

真正下雨的那天,我坐的地铁。
出站口,卖伞的 30 块,黑车 20 块。
黑车也有团队的。
微信随时报告堵车点。
一通逆行,穿过一个黑漆漆的小区。

原来还有这种路。
原来这种路也能回家。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 9月21日,写完这篇文章是 9月27日。
三者那边已经办清了,赔了 93283.1 ,刷完卡,过了两天,就返了回来。
我的车,说是再有两天就能修好。58000 左右,要自付。
教训有点深刻。这些钱,能把我舍不得买的那些大玩具都买了。

嗯,电视剧就到这吧。
少一些自负,多买些保险。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崔凯博客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ck web design | TOP 顶部
Copyright © 崔凯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58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