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涂鸦日记’ Category

2019年7月23日

早上搬了一车东西,喝了一瓶牛奶就去上班了。
饿的很,11 点就订了饭。
然而本以为 “到不了” 的人,半小时后就出现了。
好吧,冻在冰箱,晚上再吃。

我们骑摩拜穿小路去望京一号。
往年的土坡被围栏护了个严实,只有边缘处,有个人行的缝隙。
硬生生把几辆车都给弄进去,老板的胳膊还被划出了血。
emmmm,我带的好路。

饭菜没问题,酸梅汤爽的很。
搞了两扎。
他们爱喝不喝的吧,我把自己喂饱了。

返程沿着河边走的桥下小路。
直接通到昆泰后面的公园。
蛮顺。

下午帮着有 hc 的大佬,看了看岗位描述。
自己买了两瓶饮料喝。
又饱了。

btw 剩饭味道还可以。
冰箱和微波炉是仅次于空调的发明吧。

2019年7月22日

休假回来,工位已经搬到了三楼。
靠墙的位置,脚下多了一层木板,不用被对面踢脚了。
左上右上各有两盆绿植,中间放一台特别高的显示器。遮挡的严严实实。
蛮好。

小乌龟和小仓鼠都还活着。
果然不给乌龟投食,水就不会臭。
饿了 4 天应该很难受吧。

我是 6 点饿醒的。
摸了一包坚果吃。
在邢台胖了三斤,看看几天能瘦回来。

办了很多事。
理发、身份证延期、车辆年检。
带闺女吃了顿好吃的。然后跟她说了拜拜。
我俩单独回来了。

走的新路。
本打算上高速之后,再换我开。
然而收费站车特别多,没有换人的机会。
算了,反正闺女不在车上,走吧,握紧扶手,少说话。

emmmm
孩子第一次独立在奶奶家。
媳妇第一次开这么远高速。
都是进步。
至少白天不哭就好。

2019年7月16日

多说了一句话,被拉了一个晚上 8 点才开始的会议。
拒绝拒绝。你们开就好了嘛。
我以后会管住自己少说话的。

下午开了个热闹的生日会。
比想象中要有意思。
据说是参考一个综艺节目。
有一个经纪人,来介绍(吐槽)寿星。
于是就听了两小时的段子,蛮开心。

我发现电话手表是个伪需求。
也就昨天新鲜了一下。
今天就没人理我了。
贱不兮兮的给闺女发了一句「干嘛呢」
也没回应。
又给媳妇发了一句「你们在哪呢」
还是没回应。
得,自己待着吧。

爱跟我聊天的,只有猎头了。
每当有英文名的小朋友来加我微信,说「很高兴认识你」的时候。
特别想回复一句「你高兴的太早了」。

跟我聊天怎么可能会高兴。
「哦」「嗯」「哈」轮流使用。
两小时能回复一个字,我都想拉黑我自己。

没办法,他们的问题真的太无趣:
– 你还在美团吗?
– 你待了好多年了吧?
– 你看不看机会呀?
「哦」「嗯」「哈」真的可以轮流使用呢!

所以这工作的门槛太低。
至少先人肉一下嘛,查查我上学有多难。
就不会跟我「探讨下某某城市的教育优势了」,完全不想聊。

2019年7月15日

讲真,搬家比踢球可累的多了。
本以为睡一觉就好,然而现实太打脸。
昨天还没什么感觉,今天从头到脚,就没有舒服的地方。

我呢,初衷就是,书不能封箱,封久了味道太重。
想早点把书先弄过去,放放味。
于是一时兴起,周六就先搬了五箱。
状态很好,成就感满满的。
周日就继续装车。
装满了自己的车,觉得不过瘾。又叫了辆货拉拉。
于是噩梦开始了。

装车的时候有媳妇帮忙。
加上司机,我们三个人,跑了 7 趟,差不多就装满了。
我跟车走,聊了一路。

卸车的时候。我先跳上去,扔了箱地垫给他。自己扛了箱最沉的。
老乡默默的单手拎起来。放在楼上。
下来给了我一个王者的眼神。直接扛了两箱书上楼了。
emmm 要不是他出力帮忙,我估计过不了这关。

全折腾到楼上,目光有点呆滞。
瘫倒在空调房门口。
还没喘匀,钥匙一响,小静又送过来一车。
这一车是吃完饭之后,歇了好久,分了好几次,才陆续搬上去的。
回想我周六时候讲的,搬家可以培养「有难同当」的感情。
周日我想说,累死小爷了,好想有个家。不用搬来搬去的。

其实周日只是累。
今天到了公司,感觉要疯。
尤其是坐在会议室里,一坐一上午,再坐一下午。
我已经有意识的站起来溜达了,然而还是酸的厉害。
嗯,要记住这种感觉!

Page 3 of 11812345...102030...Last »
崔凯博客
Powered by SinaSAE | Theme by ck web design | TOP 顶部
Copyright © 崔凯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58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