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涂鸦日记’ Category

2018年8月

在蚊子正得意的季节里,雨后第二天,千万别去采摘。
尤其是别穿短裤。
尤其是别人都在抹「驱蚊乳」的时候,别往后面躲。
本来跟了一个棚就怂了,默默的躲在外面翻相机,然而发现还没拍几张照片,咬牙又跟了进去。
嗯,亲爹。可算是拍够了。大家也都吃饱了吧。

其实日子过的紧紧张张的。
赶时间,右转,撞了马路牙子。
再上一周,赶时间走应急车道,还被扣了 6 分。
满满的焦虑感。

突然想问自己……
怎么做到这么忙碌的行程中间,还上了星耀?
部门换了新老板,不是更忙了吗?

其实我挺坑的。深坑,不见底的那种。
本来老板都要下班了,本来胖胖也要下班了。
结果,我吃饱饭,跑过去跟老板说:你还不知道吧,东远进抢救室了。
结果,他俩人一块去医院探望病人。
我呢,收拾收拾东西,正好趁老板不在,早点下班。
真不是有意的。

我开始干老本行了。
帮跆拳道的晋级考试拍合影。
不要钱,于是人人都夸我拍的好。
其实遮光罩都忘了摘。
被夸的一阵心虚,下次认真些。

闺女升班了。
那天「应急车道」就是在赶毕业典礼。
午饭都没吃,婚礼上放完手中的礼花就往北京赶。
还是迟了两分钟。我还以为大满爸在开玩笑呢,怎么可能就迟到两分钟。
好在老师帮忙,给补了个仪式。
算是顺利入了园。

跆拳道也升了一段位。
跟着更有挑战的班,一起上课。
她体力真好。就是常常看不见我。
下课跟妈妈打个招呼就进去继续玩。
白养了。孤孤单单凄凄惨惨戚戚。

给她报了个很贵的钢琴课。
完全不是因为课程本身。
试听的时候,老师进去第一句话就是:坐直了,歪歪扭扭的什么样子。
我俩赶紧坐直了身子。
自己驼背,不能再让下一代也驼背。

于是又想要个大房子。
放满一柜一柜的书,放上一个电脑桌,一把好椅子,一台三角钢琴。
好了,打打游戏麻痹一下自己。
A 股还没涨回来呢……

前老板在散伙饭上给的最后一句劝诫:“不懂股票就别碰那玩意”
克己自勉。

2018年7月

雨多。
多一半的日子都有雨。
没缴涉水险,也就不敢抄近道,往返都走的定泗路。
堵的厉害。

堵车的时候,空调要压低,冲着脸吹。
温度调成 18 ,左右两个温控,两个都调成 18 就是 36 ,都是吉祥数。
那天做梦,有一组彩票号码来着,睡醒给忘没了。真是可惜。

堵车的时候,偶尔会听歌,一人一首,都是大明星的成名作,也没特意粉谁,就瞎听,跟着节奏摇头晃脑,自己 high 的不行。原本还有点骚柔软曲,隔三差五的删了些。这一点,Apple Music 确实比 U 盘方便太多,那东西删起来太麻烦,只适合循环播放的固定节目,好比《矮大紧指北》,只是更新太慢,每集又太短,跟追连载一样的意犹未尽。

到公司最晚 10 点,机器轰鸣。人还不多,帮大家推开窗户透透气。
通常食堂在这个点就没什么早饭了,想吃要再早点来。如果 9 点前能到,就会有饼加蛋吃。配上八宝酱菜,很是可口。再晚些就只有饼,再晚些就只能喝口粥了。后来就在家吃的多一些,果蔬好的咸菜很香,豆沙饼也不错。我醒的晚,睁眼就能吃到,还蛮幸福的。

公司里,气氛差些,常常很闷。
谈完绩效,有开心的,也有不开心的,一碗粥端不平。
被调岗的同学碎碎念了很久,耐着性子,尽人事。

其实越缺乏什么,越强调什么。
浮躁的人会讲「调伏内心」
缺乏锻炼的会讲「我要运动」

我还挺像炸药桶的,私下里一点就着,不点也能自燃。
这样不对,要收敛。

倒是开始跑步了。
刚开始还挺频繁,后来病了个狠的,狠到请了病假。
喝水都吐。
再调养回来,有些力不从心,跑跑停停。
女儿说外面好吵,我也就关机不练了。
遵从内心。

其实有些担心甲醛。虽然大多数时间,测试都合格。然而那潮味让人受不了。加上又有呕吐的症状,也就戴了几天口罩,顾不上什么形象了。后来,索性破罐子破摔,趁着大雨,把洞洞鞋大裤衩也穿到了公司。确实比正装舒服,也就遵从了内心。甚至穿这一身去接待了面试的小同学。emmmm 舒舒服服的待着,绷久了也累。我这估计也升不上去了。

事业没什么起色,家里都还好。
毕业的最后一次班会,大家都没空带孩子,我带了 5 个。
换牙期的小朋友,吃桃子都咬不动,要切成小块的。
排成队,一双双小手拉过来,给孩子们洗干净,陪她们剪纸,陪她们玩《兔子回家》。
叽叽喳喳热热闹闹。

得意的时候,被包抄,四杀突围。
失意的时候,开局碰上挂机的。

身体上,除了后脑的包,最严重的只是右眼近视的狠了些。
书看的太多了。
同时追了好几本,瘾还特别大,陪女儿看电影,手里都拎着。
就差上班带着了,克己克己,看的太快,很快又会没的看。

阴雨的缘故,云彩特别美。
超喜欢。

2018年6月

回了趟家,每个服务区都停,在望都找到了上次没吃着的缸炉烧饼,于是就买多了,多到不想再吃的那种。休了九天假,还是没有吃完。回北京的时候,没有再停车,带着无数的桃、西红柿、土豆、食用油,四个半小时,425 公里,一口气。

在家理了发,牡丹厅,师傅很娴熟,转着圈剪,并没有碰到那个脓包。歇了九天,脓包也就退了,头上留了个疤,那一小块光溜溜的,没了头发。鼻子上那个,也只留下暗红的印。火气应该退了。极显瘦。看完了整本的《我是大玩家》,回想月初在高速上,远远的听到急救车的警鸣声,高音一秒,平音一秒,间隔一秒,循环反复。那天我在中间车道,透过车窗,刚好能看见里面的医生正在做「心脏按压」,频率极快,他们的车也极快,晚高峰中一闪而过。

写这些字的时候,凌晨一点,我还在盯着加班。
封闭的小会议室,硬板凳,浑浊的空气。
腰开始疼。
兄弟组的 leader 在给同学们放假。
我俩估计还是要来。

其实北京的云彩特别漂亮,干净的没有一丝土。透着红彤彤的晚霞,转个弯,就是大号的月亮。拍不全,总是被电线或者楼房挡上一角,于是越发想往高处爬,想看看「整体胜于全部」。我常常跟自己说,等老了,住在高高的楼上,再也没了遮挡。却总也不老。

我加班的时候,小静会炫耀她刚买的电动车,不用我接孩子,就放心的在公司待着。其实没那么苦,这个月才加了这么一次。我从老家拿来只「转运」的招财猫,挂在副驾驶上,兴许是它带我加了这个班。emmm 这么明显的、勤勉的转变,绩效会好看吧。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帮女儿约了眼科医生复查视力。我没去,躺在家里打赢了两盘排位,体力得到极大恢复。据说查了很多项,好在没什么问题,并不是体检说的「视力低常」,结果单上只有硕大的俩字:「远视」。好吧闺女,你赢了,去玩 ipad 吧。

从此不再害怕体检结果。
心有所敬,心无所畏。

2018年5月

那天还真挺怂的。
开开心心的去体检,排队,鱼贯而入。
轮到我的时候,队伍突然就被暂停了,“谁是崔凯,来来来,你到这边,聊聊”
哈?那我闺女有事吗?

先是查了「清华长庚」的呼吸科,最早也要下周一去。
注册完,一边准备挂号,一边胡思乱想。
不行,等到周一我就死于焦虑了。继续查「北大国际」的。
在北大,呼吸科竟然不叫呼吸科,叫什么「呼吸与危重症学科门诊」。
危重症三个字就更加可怕了。好在有当天的号。立刻请假往家赶。

胡思乱想了一路。
接上小静,开始跟她讲我在百度上学来的医学知识:肺部阴影最轻就是结核,闹不好就是肿瘤。
下完遗嘱。给医生看了手机上拍的胸片。
阿姨超级和蔼,看我吓的不轻,先来了通心理治疗。
这胸片没什么事,就是一点纹理,我都看不出阴影。
小朋友都注射卡介苗,比你抗体强。

CT 最早能约下周一的。
不行,我胆小,等不到下周一。转到放射科去求帮忙给加个号。
竟!然!成!功!了!
医!者!父!母!心!
我!运!气!真!好!

吃了点东西,眼看没什么事,终于冷静下来。坚强如小静,眼圈也敢红了。
没肿瘤就行。
接着去急诊做了个 72 小时的 PPD 皮试。
然后每天就盯着自己的手腕看:
第一天,削成小块的苹果,也不敢跟闺女一起吃。
第二天,满 48 小时,稍微放飞自我,玩到深夜。
第三天,医生说没事。终于开始抢她的苹果,嘚瑟到不行。

其实游戏输几盘也没关系的。
我候诊只在想,别赢,别赢,别把好运气用在游戏上。
结果 30:29 险胜。这尼玛……
算了算了。不重要,我还能活着,就特别好。

by the way
体检还查出心电图有点平,怀疑我没休息好,比如心肌无力?
呸……

感谢一本网络小说:《大王饶命》。
让难过的时候还可以笑出声来。

Page 3 of 11412345...102030...Last »
崔凯博客
Powered by Aliyun | Theme by ck web design | TOP 顶部
Copyright © 崔凯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58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