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袁老师’

单子

徐子很白痴的笑着。

昨天洗了好几缸的衣服,一会从墙缝里摸出来一件,一会从床底下掏出来一只,连跑了好几趟。洗衣机转的很吃力,好容易甩干了,然后堆到一起,密密麻麻,晾到今天就干了几件。

3个单子,一个嫌我没用过XXX框架,直接把我给灭了;一个是西乔的星巴克,她亲自动手设计,我来做前端;还有一个是袁老师的外院,上次打电话来比较忙,推了,这次打过来,正好有空。对了,还有贸磊昨天说的玻璃厂,那还是3个单子,一股脑都推到了节后。

二伯身体好多了,连着往医院跑了几天,每天都努力走同样的路,每天都从不同的路绕回家。

明,我想真的回一趟家。北京太大,绕的我累。

我已经可以很大方的向老师报价了,放在几年前,估计又是满口的“没问题”,然后极度郁闷的义务劳动。

我收拾了一个小包,顶小顶小的那种,装了一双袜子,两个充电器,证、卡、还有哥忘这的刮胡刀。MP3里下载了一堆老罗的段子,嗞啦嗞啦偷录的很不专业,手机里是成堆的电子书,还有新下载的推箱子、俄罗斯方块。

那天还说买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机呢,一问要10块钱,没舍得买。我对自己还真是吝啬。

这次下载的挺好,有3种模式,马拉松还是比赛谁死的慢,折腾一盘,估计就下火车了。推箱子我下载了3个版本的,有一个能调变态难度,上来就是满屏幕的箱子,看起来眼花缭乱的,估计过一关,也就下车了。

三国不行,打开全是乱码,只有三气周瑜那几回能看,等会再下载一本三国,再找一个斗地主,就算赶不上火车,坐在车站玩一夜也没问题了。

不等了,找去。

额,整篇文章和徐子的傻笑有什么关系?他在那屋笑啥呢?

日记 [2005年11月18日]『僵累』

我有点太傻了吧,每次干完活就那么自觉地给自己又领回来一堆新任务……唉,这帮人毕竟不是自己的亲人,死用,有点透支的感觉,我可不能倒下,20岁生日还没过呢……
从三校区回来,韩老师说了声“辛苦了”。袁老师马上跟了一句,“他才不苦呢,正好不用上课,多舒服啊”……她不知道我有多想上课……。这么冷的风吹着,大家都在宿舍躺着,休息着,我中午饭都没吃就要往三校区跑,赶到那,二话不说就开始装系统,然后又从网上下载杀毒软件、应用软件、这些东西全装完,别的同学们也该起床去上课了。我花了10分钟赶紧吃完饭又往回赶……进办公室门,身子冻得僵硬僵硬的,还没暖和一分钟,又骑车子出去复印文件,等着我的还有一大堆的“党性分析材料”“意见梳理表”要往电脑里边录入,哇!好累啊!
爬到床上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身子累、心累!忘记关机,一个陌生的号码凌晨给我打了两个电话,烦,不让人睡好,打电话也不看时间!
崔凯博客
Powered by SinaSAE | Theme by ck web design | TOP 顶部
Copyright © 崔凯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58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