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凯 这大月亮,想家了

2017年4月

秋去春来。
账面上时而红、时而绿,起起落落,像极了春天的杨柳青青。
感谢时光培养了这么多的爱好。

拾掇了一下心情。捡起个更费心思的事情做。
读书、写字,充实的满满当当。
时间终于不够用了。
在这么长的冬天过去之后。

有时候病一场是好事。
总要烧到 39.9 才能消灭体内的坏物质。
热过,到了夏天就不怕热了。

对闺女来说。
夏天就是冰激凌的缩写。
梦想中最完美的季节。
我猜,她退了烧,还是会想念「好吃吃」的。
唉,长点记性吧。

爸爸能替你生病就好了。

2017年3月

从前,为了玩手机,总在床尾睡,以免亮光照到闺女。
暖气停了之后,极冷,搬回床头给她盖盖被子。
奖励是,睡懵的时候,偶尔会抱着我。
偶尔还会做梦,笑出声。
当然也会做噩梦,拍一拍就好了。

有一天夜里去接她,不好停车,找了家路边小店,边吃边等。
穿了件特单薄的小西装,冻的瑟瑟发抖。
回去就把羽绒服翻出来了。
对,还有秋裤和背心。

那条路之前常走。
有一个 S 型的转弯。坑坑洼洼的一直没修好。
那时候总盼着,什么时候能修通就好了。
然后发现了新路线。
走不顺的时候,真不用等着他们修。
就仿佛,已经被杀到高地的 AS仙阁,换个思路,就能帅的一塌糊涂。

说到路,食堂和公司的楼,中间有一道门,每天12点开。
如果 11点50分 下楼,就会有特别多的人被关在门的这边。
这时候,可以从兜里掏出一张卡,在万众瞩目,夹道欢迎之下,轻轻一刷。门开了。
每天就这么华光万丈的刷卡玩。尤其是理了个超短发之后。越发的闪亮。

嗯,还能享受最后几天。
四月要停在 A 座了。
原因是中午打游戏太入迷,通知 1:30 去选车位,结果玩到 1:20 才到那,也就只能选别人挑剩的。
所以走的顺了,也别得意。北京的路况,谁能说的准?
早起的鸟不一定有虫子吃,要比早起的鸟再起的早一点。

有太多人,很少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也很反感别人来指出自己身上的毛病。
也有太多人,总爱指出别人的问题,又没有方法和套路。
一样的招人讨厌。

求同存异,先改自己。
期望越过越好。

2017年2月

终于找到了一个准确的描述:敏感。
我并不是那种「有情商」的人,只是「敏感」罢了。

其实任何人都有能力展示出 “温暖纯良” 的一面。
有的人愿意。有的人不愿意。还有的人,只对陌生人好。

有情商的人能够有能力解决这种困境。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敏感的人只能察觉,并放大「不愿意」的趋势。无力缓解。

二月特别短。
吵吵闹闹、开开心心的就结束了。

给她办了个身份证。小照片特别萌特别萌。
长大后的闺女,住旅馆也不再哭鼻子。换个说法是走的太累,回来就秒睡了。
嗯,那天我走了 19000 步。她陪我。
爸爸妈妈抱不动了,她就自己走。

再之后,又去拍了些一寸的照片。
贴在博物馆年票上。
然而发现好多博物馆,都不收她的票。
虽然已经接近需要门票的身高。

闺女,快快长大,不然爸爸的票就白买了。

二月的白天也越来越长。
晚高峰越来越美,漂亮的不像话。

车位虽然挑了个最适合睡觉的位置,却极少过去。
常常窝在工位里,一黑就是一中午。
倒也认识了不少路过的小伙伴,“你也玩这个呀,组队组队。”

这帮人,一定是不知道我有多坑。
对,我是用掉 N 张双倍经验卡才把级别提上去的!
对,段位是叶师傅硬生生带到黄金的!
来啊,组我啊。

终于找到了废寝忘食的感觉。
嗯,强调了好几天,周六要去看牙看牙看牙。
闺女出去玩都没有陪着,专心准备去看牙。

结果,玩游戏玩 high 了。
完全给忘记了。
小静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游戏界面直接被切到了通话界面。
心里怼怼的接通电话。还想着一会回到游戏怎么补救损失。
卧槽,牙看的怎么样了?
闪现+疾跑+红眼(大幅度提升自身攻击速度与移动速度)
瞬间位移到牙医那里,秋裤都没穿啊。

对对对,必须安利一下中国好牙医。
久闻齿科的孙姑娘。
温暖纯良的好医生。

管我的方式,跟我对待闺女的方式,一模一样的。

– 不能喝饮料
– 少喝一点行不行
– 那里面都是添加剂

哈哈哈哈,听到「添加剂」三个字就开心了。
不喝就不喝吧。

————

说到废寝忘食。
本月还奇葩了一次。三十年来第一次把手机扔到餐厅了。
坐电梯上了楼,刚想杀一盘,咦,我游戏机呢?

还好让服务员给收了起来。
那上面绑满了各种 “赌(gu)博(piao)软件”。这要是真丢了。账号都难找。

————

作为热衷娱乐的奖励,
月底拿到个荣誉称号:芒果班首席摄影师。
我们芒果班家代(可馨妈妈、北北妈妈)亲自给封的官。

那天风景也好的一塌糊涂。
看了孔雀开屏。打了羽毛球。看了杂技。

很难想象,
四天前还厚厚的一层雪,满街道的冰。
四天后就穿件衬衣去踢足球了。

天气真善变呢。
我跟这个世界不一样。

2017年1月

述职顺利,可算有点年味了。
趁着好心情,明天再去找牙医玩。

这个月折腾的挺多,根管治疗了 3 次,又去换了颗特别坚硬的牙冠。
虽然内心恐惧,可真做下来,比「插尿管」要轻松太多。
小时候最可怕的口腔麻醉,在现在的技术下,真的就是蚊子叮一下的感觉。
就是这蚊子叮的时间有点长。

比较难熬的是给牙齿做模型,要用黏糊糊的东西往嘴里塞。
然后按住不能动。
又找回了数“秒”的感觉,区别是这次数秒,不疼。

病了几场,说说「狗皮膏药」这类东西。
疼的时候,乍一贴上,好像立刻就能缓解。
然而终究治不了病,不贴了就继续疼。
少贴。

假期批下来了。
年前 2 天,年后 2 天。
能在家待到初九。
终于有大把的时间玩游戏了。
上次还想着,如果能有假期,好好玩玩「文明6」
这次真放假,满脑子想的却是「王者荣耀」
能坑一个是一个。能坑一窝坑一窝。
嗯,同学们的一周战报里,「神坑队友」都是我啊,都是我!

回家要跑长途。
提前去保养了一下。一年半,28878 公里。
每个月 2000 公里的节奏。
这车用的可真值了。
取车的时候看了看旧伤。
月初在宣化把底盘给蹭了。
那小区停个车真困难。

不心疼。
习惯了。

对,还看了两次雪。
宣化的鹅毛大雪。整个玩欢脱了,跟孩子们堆了个极丑的雪人。
而北京那薄薄的一层。 兴许是霾变的。

看了《头脑特工队》
闺女终于完整的从头看到尾。
恐惧的时候,就大笑。
真好。

Page 7 of 145« First...56789...203040...Last »
崔凯博客
Powered by Aliyun | Theme by ck web design | TOP 顶部
Copyright © 崔凯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5891号.